专访无忧保姆:入行家政行业7年的八大观点

2019-10-21 11:55      点击:

无忧保姆CEO陶睿认为:

①家政行业并非像业界炒作的那么热,相反整体还太弱。

②该行业没有明显的传统家政和家政O2O的区别界限:相对传统的家政公司发展缓慢,多以“长工”为主,线下门店至少经营三年才可盈利;互联网人士经营的家政O2O公司扩张速度快,多以“钟点工”为切入点,保姆是其不可触碰的天花板。

③如今,相对传统的家政公司也需要借助外部力量,以资金换时间,线上线下融合,将发生质变的重要时间节点提前。

除以上观点外陶睿还告诉亿欧,北京家事无忧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至今虽已经营7年,但仍还是一家创业公司,不断以技术驱动,在“变“中谋发展并积累经验和观点。

观点一:家政行业整体还太弱

据相关数据显示,国内家政服务市场总规模2015年已突破1万亿人民币。无忧保姆在全国7个城市拥有40家门店和15万个阿姨,2014年营收1500万人民币,2015年预计营收3000-4500万人民币,其在整个行业占比也不过一个零头。目前,包括与无忧保姆相似的管家帮(原名95081)和阿姨来了在内,国内家政领域还没有一个巨头企业出现。

家政行业现状为:一市场混乱,较传统的家政公司价格、设备及流程都不标准;二效率较低,阿姨在门店等活,家政2.0时代,阿姨可通过手机接单;三推广成本较高,包括阿姨住宿、门店房租、工资、设备成本、宣传费用等;四信息化水平低,很多阿姨的信息由家政公司掌握,雇主与阿姨信息两端不对称,家政O2O能有效改善这一现状;五资源利用率低,较传统的家政公司,雇主和阿姨的对接地点是门店,双方只有到达指定地点才可约见,时间浪费严重;六行业不被资本看好,家政O2O公司融资金额比同纬度行业的O2O公司融资额低。

陶睿表示,目前家政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整体太弱,若有牛人出现拿重金深钻该领域市场,还可以做大。

观点二:传统家政和家政O2O无明显区别界限

当提到“家政O2O”一词时,陶睿比较激动,其认为传统的家政公司和当下广为定义的家政O2O并没有明显的区别界限。在Oracle做过软件测试经理的陶睿因2006年女儿出生寻找保姆过程曲折萌生创立家政公司的念头。无忧保姆成立后,其通过线下门店、口碑传播吸引保姆注册,建立全国联网的保姆数据库,以搜索引擎为主要推广渠道来获取雇主;线上其网站除提供保姆的基本信息外,还提供保姆的服务轨迹,包括在岗天数、好差评率等。而雇主可在网上完成初步筛选后,部分可进行视频面试,双方达成雇佣关系后,雇主向无忧保姆网支付保姆月工资的30%,保姆支付月工资的10%作为中介费。其后雇主可在一年内免费更换保姆。

陶睿反问,难道2008年时无忧保姆做的不是O2O吗?当下,类似阿姨帮、e家洁等都设立线下门店,也将走相对传统的方式,为阿姨提供落脚点,增加其安全感。传统家政与家政O2O的不同点在于前者以线下门店扩张为主,网上数据信息为辅;后者多为互联网人士进入家政行业,以线上产品驱动线下阿姨,线下门店为辅。最终,两者合作,线上线下相融合,界限会越来越不明显。

传统家政和家政O2O有个很大的区别:前者是雇主和阿姨间的合同制;后者是阿姨和平台间的订单制。

观点三:传统家政公司看不上“钟点工”

家政、保姆、钟点工的概念相差很大。家政市场所提的“家政”一般指家政服务,包括:月嫂、保姆、保洁、护理、小时工等。而相对传统的家政公司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愿做“长工”的买卖,即保姆、长期小时工等;通常保姆分为住家保姆和不住家保姆,长期小时工分为长期服务一家雇主的钟点工和同时服务多家雇主的钟点工。其中,在北方,称短期家政人员为“小时工”,南方称其为“钟点工”。

相对传统的家政公司在雇主和阿姨之间充当中介角色,更偏爱“做一单吃半年”的生意,当下家政O2O平台“钟点工”时薪25元,其没办法和长期签订合同的阿姨相比,其月工资数千,合同期限一般为一年。对于作中介的家政公司而言,根本不愿把时间花费在利薄、闲散的“小时工”身上。

观点四:家政O2O公司瓶颈为技能型阿姨

家政领域的O2O公司,比如云家政、58到家、e家洁、阿姨帮等均以“小时工”切入市场,逐渐扩充阿姨服务品类,保姆和做饭阿姨总数占其全部阿姨的比例极少甚至为零。该现象类似打车领域的APP,最初涉及业务仅为出租车打车,逐渐培养出租车司机及用户的出行习惯,后添加专车、拼车、快车、女性专用车等相对小众、社交化的打车业务品类。家政O2O并非不愿留住市场上有保姆及做饭需求的雇主,而是平台基因导致其吸引来的阿姨技术含量偏低、对工作自主可控性要求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