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谈:钱比男人更可靠更管用

2019-07-10 11:09      点击:

经验谈:钱比男人更可靠更管用

  大概是被影视剧暗示的结果,很多人都觉得男人一旦出轨,情人肯定比老婆强,否则为什么要出轨呢,这事不好解释啊。

  以前刘姨也是这么想的。

  刘姨年轻的时候是个清秀的姑娘,到了四十岁也不显老,她爱干净,干活麻利,整天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的。虽然高中毕业,文化水平一般,只是个工厂的工人,但她的日子过得并不枯燥,偶尔还写写文章,也不图发表,写完放在家里自己看。

  刘姨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像妈妈,一个像爸爸。刘姨的老公也是个工人,典型的大老粗,爱喝酒,愿意往外跑,不爱做家务,刘姨也习惯了,他外面事多干点,家里刘姨多操心点,市井人家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也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是一个超级超级不像女人的女人,那人穿42号鞋,梳着男人头,膀大腰圆,100多斤的大麻袋胳膊一夹就走。她哪里比自己好了,刘姨想不开呀,有一段时间,她几乎魔怔了,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42号鞋啊42号鞋……”用手比划着。

  女儿都那么大了,夫家的人都劝她不要离婚,她自己也不想离婚。她是传统的女人,离开男人是传统女人最大的失败,她恐惧中年失婚女人的这种身份。熬吧,熬到他蹦跶不动了,自然就会回家了,多少女人都是这样过了一辈子。

  她忍下来,不吵不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没什么用,男人心已经不在家里了,整天往“42号鞋”家里跑。开始的时候还找点借口,后来就是明目张胆的越回来越晚。她和“42号鞋”的家就隔着一条小路,她家的前窗户正好对着她家的后窗户,她整晚的守在窗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公然和别的女人相会,她心里苦得啊,没法说。气急了会捡石头偷偷打对面窗子的玻璃,或者一口口吐吐沫。

  终于有一天,男人回来摊牌,不是刘姨希望的____,而是要求离婚,好和“42号鞋”结婚。刘姨快气疯了,死活不同意。男人的蛮劲上来,日子也不好好过了,孩子也不管,回到家里看什么都不顺眼,成天找茬,动不动就骂骂咧咧,偶尔还对刘姨举起拳头。

  就算是这样刘姨也不离婚,人人都说她男人是鬼迷心窍了,她也这么想。治个感冒发烧还要有个过程呢,更何况要忘掉一个大活人呢,再多给他点时间。女儿替她打抱不平,她还劝女儿不要恨爸爸,谁都有糊涂的时候。

  刘姨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男人频繁动手,刘姨经常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开始还找借口说自己摔的,后来索性连借口都不找,邻居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姨觉得自己顾了二十多年的脸在这几年都荡然无存了。后来她终于同意离婚,没别的,只因为有一天她被男人拎着头发拖出家门,她在一片混乱和疼痛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42号鞋”靠在自己门前悠闲的嗑着瓜子,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场演穿帮的烂戏。

  这一刻,肉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里的痛更深,刘姨终于彻底对这个男人绝望了,为何要忍受这份屈辱,为何要这么糟践自己,都是过一天少一天的生命啊,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啊。

  带着两个女儿,刘姨离开了家。开始刘姨整夜整夜睡不着,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男人和“42号鞋”不得好死,后来也想开了,服气不服气,日子都得过,人是活的,事儿是死的,人不能跟事较劲。再后来,她都懒得提起这俩人——就当他们死了,心头这口怨气不可能完全消散,她只是做到将他们压缩在生命中最小的角落之中。

  刘姨能干,心也善,经常有人给她介绍老伴,女儿大了,也都开通,支持她找一个。她见过一些,但现在的老头们都太精明了,或者说老头们的子女们都精明,都要求不登记,只把铺盖卷搬到一起住,女人的基本使命就是伺候老头到老。还有的家里有房子也不打算让老两口住,就在外面租房子,活一天租一天,等有一天老头过世了,房子一退,对不起你哪来的回哪去,任何财产上的纠葛都没有。

  刘姨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们都是在找保姆,不是找老伴呢。”那还不如索性直接当保姆呢,还有钱赚。

  刘姨到我家的时候正好50岁,是她帮我将儿子一手带大。有时候我们聊天,我问她:“如果他回头求你,你们会复婚吗?”因为男人到底也没有和“42号鞋”结婚,大家都觉得他们还有复合的机会,连我妈都劝她,“男人还是原配的好”。刘姨斩钉截铁:“就算地球上只剩下他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和他继续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