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行业发证、培训乱象丛生

2019-08-23 10:59      点击:

  如今,保姆不好找,家政服务行业炙手可热。然而,火热的背后却乱象丛生。有的雇主不怕贵,就怕找不到一个满意的家政服务员,有的是家政服务员价格高,却技能有限、道德水准不高……家政服务员的工资目前由市场定价,并没有硬性规定。一般来说,手持各种证书的家政员能够有更高的议价权,雇主也乐意为“金牌月嫂”、“高级家政员”付更高的薪酬。然而,这些证书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潜规则呢?

  ■ 文 见习记者 周 旭

  1 冷眼看待母婴市场热

  众所周知,中国的母婴市场是一片充满商机的蓝海。近日,上海市妇联发布了第一季度家政服务业员工薪资指导价位,在所有服务种类中,母婴护理的工资最高,高位价达到1万2千元/月。

  高工资的背后,是否就有专业的母婴护理人才队伍呢?现实并没有这么美好。部分领了母婴上岗证的人员并不具备独立上岗的能力:给新生儿洗澡,自己的手都在发抖,孩子一天到晚红屁股,月嫂不知所措。还有妈妈们吐槽: “月嫂老说我没有奶,劝我奶粉喂养,搞得我没了信心”“大力金刚掌把我的乳房按得痛死了”。

  月嫂行业的乱象根子在哪里?是行业管理不规范还是家政公司、月嫂公司缺乏自律?这些只是部分原因。其实,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但又问题相当严重的环节——母婴护理证书培训,这是月嫂进入这个行业的门槛和第一步。

  上海为了鼓励现代服务业和家庭服务业的发展,推出了补贴性的职业资格培训。凡是通过国家母婴护理资格考试人员,国家补助相关培训机构750元至1000多元不等。这成了一些民办培训机构眼中的商机。于是,有的培训机构不惜任何手段拉不管是否适合月嫂工作的人员进行培训,获取国家补助便成为了这些机构的主营业务。

  为了降低成本,有些培训学校二十平方米的教室挤了学员五六十名,学员上课常有人会晕倒。培训老师也被从简了,很多都是没有任何实际母婴护理工作经验的人员来担任,照本宣科。只要最后能通过考试,拿到政府的补贴,就万事大吉了。至于培训出来的人是否具备实际上岗能力,他们就不管了。

  更糟糕的是,有些培训机构不仅盯着政府的补贴,还动足歪脑筋,开办了什么高级催乳师、小儿推拿师的培训班,上不到一周的课开价4800至5800元,可以拿到从北京一些顶着一些很唬人的机构颁发的红本证书。有些机构更是露骨,只要交上600块钱,不用学习也可以得到高级催乳师证书。其实,以小儿推拿为例,要真正掌握这一技能,不仅需要有中医理论基础,还需要临床实践,一个星期的课程就拿到合格证书可以说是“如同儿戏”。

  上海家庭服务业的一位业内人士说,现在证书的类别太多,而且毫无必要。催乳师、小儿推拿这些都属于母婴护理,如果这些也要专门分出一个职业,那职业分类就无穷无尽了。难道还需要单列一个“月子餐师”么?而“催乳师”、“小儿推拿师”等职业,都不在人社部公布的职业分类当中。大的归类“母婴护理师”就可以了,再细分没有必要。细分得越多,发证越多,收钱的人也越多。无论这些钱是参加培训的家政服务员出,还是家政公司出,最后都落到雇主的身上。

  2 为拿补贴培训机构“卖人头”

  人社部补贴性的职业资格培训,一般都是等报名者的考试通过拿到职业资格证书之后,培训机构会拿到相应的补贴。目前,人社部有关家政行业的职业资格培训主要有初、中、高级家政服务员、养老、母婴五种。

  上海有妇女干部学校、一些专门的职业培训学校等是人社部认可的,有合法培训资质的培训机构。然而,真正的家政员都通过家政公司在雇主家工作,散落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培训机构本身很难招徕家政员参加培训。为了有更多的人来培训,机构与很多家政公司达成协议,诸如“你带50个家政员来培训,每个人我给你多少钱”。这样,家政公司就有足够的动机跟培训机构合作。

  在家政行业职业资格培训刚刚起步的时候,甚至还有为了完成培训人数的指标,培训机构跟社区街道合作拉人过来培训。而社区街道的办法就是拉赋闲在家的人过来培训,初中高级的证书都拿到手之后,他们继续在家里打麻将。一段时间,这种现象很普遍。但随着国家补贴额度的降低,这种拉闲人“滥竽充数”的现象也在减少。同时,家政行业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倒卖培训人头的公司,在家政公司和培训机构之间牵线搭桥,赚取中间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