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秀美空姐创业做家政

2019-10-09 09:33      点击:

(原标题:图文:秀美空姐创业做家政)

图文:秀美空姐创业做家政

 

图文:秀美空姐创业做家政

 

图文:秀美空姐创业做家政

 

    楚天都市报讯 图为:身着空姐制服的雪子
    图为:雪子上门为客户新房除甲醛

    □楚天都市报记者汪亮亮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重庆小伙周富裕,在武汉菜场靠卖鸭脖,卖出一个叫“周黑鸭”的港股公司;
    职场老总杨红春,放弃30万年薪卖零食,卖出一个叫“良品铺子”的品牌连锁……
    我们如今只是看到了他们的光环,却体会不到他们曾经创业的艰辛。
    创富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愿与你同在,聆听你成功的喜悦、背后的心酸和内心的呢喃,陪你共闯创富江湖。
    她原是大韩航空的空姐,年薪20多万元,有一个从小相识、身家上亿的富二代男友。
    但去年,她却放弃令人艳羡的工作,回到武汉创业,干的是上门除甲醛和除螨的家政行业。父母气得跳脚,男友劝他别在外丢人现眼,却拉不回她干事业的心。
    她叫段邓雪子,楚天都市报带您走进这个武汉女汉子的创业故事。

    ◆上门开工不敢化妆

    1993年生的段邓雪子,长相高挑秀美,曾在大韩航空当过空姐,职业习惯让她不化妆就不敢出门。
    可上周末,记者跟随她前往黄陂的恒大名都上门服务时,发现她没化妆。“怕汗水把妆弄花了,不敢化。”她说。
    换好工作服,戴上帽子、手套,她拎着机器就上楼了。这是一间新装修的三居室,铺了地板、贴了墙纸,电视柜和衣柜都是复合板做的。“这些可能让室内甲醛超标。”她说。
    男主人何先生称,房子装好敞了半年。为了配合检测,他专门将房子紧闭了两天,记者在屋内,没闻到刺鼻的味道,只是眼睛有点不舒服。
    “这就是甲醛超标的反应之一。”雪子边说,边拿出仪器检测。结果显示客厅的甲醛浓度为0.25mg/m3,超过了正常标准的0.1mg/m3两倍多。
    “甲醛无味,挥发时间会长达数年,靠开窗无法清除,一旦关窗睡觉,甲醛浓度又会升高。”雪子说着,就拿喷枪等仪器开始除甲醛。在加速挥发的高温熏蒸环节,豆大的汗珠顺着雪子的鼻尖滴下。“后期如果觉得还有不适,我们会再次上门,三次治理不达标,会全额退款。”疲惫的雪子离开道别时,依然有空姐范儿。

    ◆看好行业前景誓言要上市

    除甲醛和除螨,并不是一个新兴行业,在网上一搜,武汉这类的公司就有上百家。
    为何放弃令人艳羡的空姐职业,而进入这一行?雪子称,之前有个同事得了白血病,大家知道她刚搬进新房才1年多。忙于为她众筹治病时,雪子查医学资料发现,半年内入住新装修房患白血病几率会增加4.76倍,“能不能做点事来避免?”
    去年回国探亲,她和朋友陈丹聊天,两人一拍即合。“目前除甲醛的公司虽多,却良莠不齐,也没有行业老大,说明潜力巨大。”陈丹说。
    雪子果断辞职回汉创业,为了和那种价格随口报、服务不规范的小公司划清界限,她们选择了“互联网+”,取名叫“康吸来了”。“价格在我们的微信平台上一键可查,你可以对上门服务人员打分,分数低他们拿不到提成,服务自然规范。”雪子说。
    从以前年薪20多万元,到现在月薪4500元,雪子并没有落差感,因为她和陈丹心中藏着个梦,“一定要上市!”

    ◆为事业和富二代男友分手

    还未踏上事业的征程,凉水就扑面而来。“你在家连衣服都没洗过,怎么会想到去干家政?让我们老脸往哪搁?”雪子的父母诧异道。
    而这在她男友眼里更成了“丢人现眼”。雪子和男友从小相识,男友如今身家已上亿。原本见雪子辞职回国,男友挺高兴,希望她安心主内,但得知女友要上门干家政,坚决不同意。
    雪子说:“我可不想当个花瓶。”她一心想干自己的事业,而且是一个在男友眼里“脏乱差”的行业,两人的矛盾已不可磨合,只有分手。
    平常过惯了光鲜的生活,突然进入这个世人眼里低端的行业,雪子确实有段时间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