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妇联筹建在线平台帮找靠谱保姆

2020-02-05 09:51      点击:

临近岁末,又到了保姆“用工荒”的时候。一些市民反映,“找保姆难,找靠谱保姆更难”。记者调查发现,广州部分家政公司未验证保姆身份,出现偷窃等事件难找到人,另外大多只愿签自制合同,雇主权益难得到保障。

通过什么渠道能请到放心保姆呢?记者获悉,今年,广州将建统一在线家政服务公共平台,该平台由市妇联、人社局牵头搭建、运营,将家政服务人员信息纳入统一的公共平台,通过该平台将对家政从业人员身份进行真假信息验证,同时签订规范的书面合同,找保姆更“靠谱”。

家政中介乱象

只顾着收中介费 不验证保姆身份

近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海珠区、越秀区、天河区等闹市中心城区的多家家政服务中介发现,部分小家政公司只顾着收雇主和保姆的双方中介费,并没有对保姆的身份证真假进行相关验证。如在海珠区新港东路赤岗附近的一家X如家政公司,小小十几平方米的一间小房里坐着五六个等待雇主挑选的阿姨,有些是初次来该公司应聘,但在雇主跟保姆签订合同的过程中,该家政公司一直没有对保姆的身份证进行真假验证,记者在现场也没发现任何对身份证进行验证的机器。“如果请到的阿姨拿走了家里的东西,事后发现身份证是假的找不到人怎么办?”记者追问家政中介,一名工作人员说,她们开了都好几年了,很少听到有这种事,“来我们这里请的阿姨都是签合同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记者调查位于天河区珠江新城某大厦附近的一个叫XX妈家政时却发现,该公司有对保姆身份证进行验证的机器,如果是真实身份证,会有“滴”的一声响,“我们的身份验证机跟公安网是联网的,如果是假证,根本不会响,如果雇主签合同,也会收到一份家政公司提供的由公安网上的身份证信息打印出来的复印件。”

自制合同不规范 雇主权益难保障

记者调查中发现,不少小的家政中介只愿意跟雇主签订该家政公司的自制合同,而不愿意签订目前经过商务部认可的《家政居间服务合同》或者在广州市工商局有备案的《广州市家政服务合同》,这让雇主的权益一旦遭受侵害,很难得到切实的保障。

记者从X如家政提供的一份钟点工合同上看到,里面有一条写着:“雇员本人或伙同他人故意损毁、盗窃用户家的财物,经___门查实,本介绍所一定全力协助用户及有关部门一起追究服务责任并交由___门处理。”对于家政公司是否对保姆盗窃后形成的损失进行赔偿等则没有明确规定。

而根据广州市工商局推广的《广州市家政服务合同》示范文本中,则明确对雇主、中介方、受雇家政服务人员责任进行规定,规定因服务人员过错致使雇主人身或其他权益受到侵害或遭受损失的,将由中介公司配合追讨、一同承担责任。

出现纠纷难定责 保姆走佬没法管

而在一些规模较小的家政公司,不仅在自制合同中对损失赔偿无明确界定,而且在合同中对自身作为中介方应承担的责任只字不提,发生纠纷后权责难定。

记者以需找住家保姆为名,在越秀区一家名为X望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咨询。该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自己公司的保姆都是“可信的”,“我们的保姆都是找广西认识的村里亲戚找的,身份肯定是正当的,不会有什么问题。”而该公司提供的合同“家务劳动协议书”中,则仅仅写明服务内容、工资、试用期等,对于中介公司的责任,则一句带过,“本公司家庭服务员定期在广东、广西、湖南等地招收,由当地带队干部负责。在合约期间,如发生偷窃用户东西,请速与本公司联系。”

保姆“走佬”怎么办?对此,该负责人称,保姆走佬则中介费不退。走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家政公司在遇到保姆走佬的纠纷时,以“换人了事”的态度应对,借机从中多收中介费。市民袁女士表示,“从前年年中签的合同到现在,来了三个阿姨,累计干了一年,但是我们家等阿姨的时间也差不多有一年,一个阿姨干了两个月,需要花两到三个月的时间等下一个阿姨到位,中介就趁机在等的时间内要求续交下一年的中介费。”

行业缺准入门槛 良莠不齐问题多

房地产中介“兼职”做家政,就连小商店,只需准备合同、登记信息,也可挂出“家政保姆”的牌子……记者获悉,由于广州家政服务行业缺少市场准入门槛,市场上多数为中介性质的个体户,实行员工制的家政服务公司只是少数。许多家政公司只负责为雇佣双方牵线搭桥,所介绍或推荐的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并不是公司的员工,承担责任和风险的能力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