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一心想当“女保姆” 但每次来面试都被

2019-09-28 10:11      点击:

中年男子一心想当“女保姆” 但每次来面试都被拒绝

中年男子一心想当“女保姆” 但每次来面试都被拒绝

  金先生(化名)40多岁,籍贯山东苍山,10多年前与妻子结婚后,几乎包办了家中八成以上的家务活,并打理得井井有条。平日里,金先生的妻子外出做家政,他则在家中照顾孩子、干家务和农活,现在孩子已经上中学,他也与妻子一起来沪打工谋生。来沪打工干啥活?金先生思量着,他一度试过做外卖小哥和快递员,但节奏过快、过度紧张。他看到妻子做保姆的工作内容,觉得自己会做得更好。于是想,同样六七千元的月收入,还是做保姆来得轻松。与妻子合计后,金先生走进了为妻子介绍工作的家政公司。金先生回忆,第一次进家政公司时,工作人员问他,“很少有男士来应聘保姆,也很少有雇主聘请男保姆,你为啥愿意当保姆?”

  见工作人员目光异样,金先生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讲了出来,工作人员听完摇摇头表示,金先生的想法几无可能。原来,金先生仅仅是想做非“护理保姆”,而目前家政市场雇主聘请的男保姆基本都需要兼顾家庭护理,金先生想做的一般清洁、家务保姆,很少有雇主会聘用男保姆。虽然被工作人员当场否决,金先生还是填写了登记表,在“爱好与特长”一栏,他填写了爱好厨艺、特长做家务,在“求职意向”一栏,他明确注明“清洁、洗衣、烧饭”。告别第一家家政公司,金先生又走进了第二家,这天,他共敲开了四家家政公司的大门,填写了四份登记表。他想,即使一家不成,四家中总能找到一家雇主愿意接受自己做保姆吧?

  报名后,满怀信心的金先生足足等了一周时间,都没等来雇主。四家家政公司告诉他,他们总共推荐给了五户家庭,但没有一户家庭愿意接受金先生这个“男保姆”。在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金先生又数次联系上述家政公司,家政公司以同样的语气语调回复他,这让金先生感到有些失望。“一次在一家家政公司,正好有雇主上门找保姆,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当场把我介绍给雇主,哪想雇主只瞟了我一眼,就说‘换位女保姆吧’。”金先生称,几家家政公司都曾劝他把求职意愿改为“愿意兼顾家庭护理”,但自己执意只当一般的家庭保姆。“护理老人活太重、太脏,我不太愿意。”金先生告诉记者,自己有十多年在家做家务的经验,对做家务也有兴趣。

  “男士当保姆未尝不可,干活有力气,更何况洗衣、做饭、清洁卫生自己样样在行,且我干活的细腻程度甚至超过了女保姆。可能是雇主对我不了解才不愿意接受。”金先生表示,现在还不愿意放弃当保姆的念头,还想再试试。金先生应聘过的几家家政公司则认为,金先生不愿意做护理,只想做普通家务保姆,找到雇主的可能性很小,如果金先生坚持己见,很可能再次碰壁。通过吉爱家政介绍进入鞍山地区某雇主家打工的老刘今年55岁,老刘来自安徽,在家时干的是农活。“这把年龄了,就会做点家务。”见到记者,老刘很坦诚。他已经干了一年多,觉得做保姆还是蛮吃力的。”

  自从当了男保姆后,老刘每天主要的工作是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人。早上起床后,老刘要帮着老人洗漱、换尿布、清理大小便,然后喂饭。老人吃得不多,早饭一般喂点粥加肉松、酱菜之类的小菜。老人吃得很慢,一年来,老刘已经培养出了这份耐心。做完这些,老刘需要帮着做点家务,这些都是做保姆前双方谈妥的,家务无非是拖地板、擦桌子之类的。“护理老人,最不愿意做的是帮老人换尿布、清理大小便,以及为老人擦洗身子。”说到这里,老刘有点忌讳,每天换尿布至少三次,换尿布就要帮老人擦洗身子,“老人130多斤的体重,一天至少要来回翻6次。翻身时需要轻抬轻放,轻不得也重不得。”

  老刘边说边用手势模仿,看得出,老刘已经习惯了这份工作。来沪做男保姆,老刘是瞒着家人的。“就跟儿子、女儿和孙子、外孙说在上海干零活,每月6000多元的收入还不错。”老刘很要面子,原本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经过反复劝说,他才同意。金先生想去做男保姆又屡屡遭拒的消息传开后,记者来到家政市场了解男保姆的使用情况。吉爱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那里的保姆绝大多数是女的。但也有少数男保姆,主要是在雇主家照顾瘫痪老人,男性老人需要男保姆照料,女性老人则需要女保姆照顾。家政市场男保姆估计占保姆总数的1%左右。